<thead id="3egrt"></thead>

<font id="3egrt"></font><track id="3egrt"></track>
<track id="3egrt"></track>

<th id="3egrt"></th>

<th id="3egrt"><meter id="3egrt"><dfn id="3egrt"></dfn></meter></th>

<track id="3egrt"><meter id="3egrt"><nobr id="3egrt"></nobr></meter></track> <th id="3egrt"><address id="3egrt"><var id="3egrt"></var></address></th>

          <nobr id="3egrt"><meter id="3egrt"></meter></nobr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<thead id="3egrt"></thead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<thead id="3egrt"><menuitem id="3egrt"></menuitem></thead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font id="3egrt"></font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th id="3egrt"></th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dl id="3egrt"></dl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計世網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解讀馬化騰兩會建議:進攻、立旗與防守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作者:佚名 | 來源:盒飯財經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9-03-13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今年兩會,全國人大代表、騰訊董事會主席兼首席執行官馬化騰帶來7份建議,分別涉及產業互聯網、基礎科學研究、科技倫理、未成年人網絡保護、粵港澳大灣區、就業、生態環保等熱點問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圖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今年兩會,全國人大代表、騰訊董事會主席兼首席執行官馬化騰帶來7份建議,分別涉及產業互聯網、基礎科學研究、科技倫理、未成年人網絡保護、粵港澳大灣區、就業、生態環保等熱點問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些熱點與騰訊近期一系列動作密切相關。騰訊將下一個戰場置于產業互聯網,TO B業務達到前所未有的戰略高度;為《王者榮耀》開啟“史上最嚴監管系統”,多種手段引導未成年人適度娛樂;在粵港澳大灣區,騰訊推進居民數字身份證E證通落地,多個場景掃碼應用;與自然科研聯合推出全球影響力大獎,鼓勵青年科研人員批判性地思考其研究工作的潛在影響力;生態方面,聯合政企行業等多方力量,探索用數字技術助力生態和野生動植物保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 進攻——新戰略重心產業互聯網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早在2013年底,馬化騰就提出“互聯網+”概念,指用互聯網去“+”傳統行業。2015年,“互聯網+”被寫入政府工作報告。這是互聯網對傳統產業的全面洗禮,當時關于應該是互聯網+,還是+互聯網,曾引發爭論,這暗示傳統產業不愿意甘做配角,而互聯網公司不愿放棄自己的高維地位。時至今日,此話題已無討論必要,商業世界已成為混元的,線下與線下的界限更加模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9年,“智能+”也寫入了政府工作報告,意味著新一代的基礎設施正在發生變化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8年9月30日,騰訊正式宣布架構調整,最具看點的便是原先的七大事業群調整為六大,新成立了云與智慧產業事業群(CSIG)、平臺與內容事業群(PCG)。CSIG的面世,意味著這家TO C基因公司,將重注開始押向B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次戰略重心的調整,也是騰訊基于對產業格局的重新理解。馬化騰認為“在傳統實體產業和新經濟的融合過程中,主角實際上應該是實體產業本身。不是‘互聯網+ 實體產業’,而應該是‘實體產業+ 互聯網’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為此,騰訊反復強調“產業互聯網”的概念,意味著互聯網由主角變為配角,將為產業提供服務,同時也是對“互聯網+”的迭代升級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馬化騰在騰訊2018年度員工大會上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發展產業互聯網,將為實體經濟高質量發展提供歷史機遇和技術條件,對實體經濟產生全方位、深層次、革命性的影響。”今年兩會上,馬化騰明確指出,互聯網公司不是與傳統企業賽跑競爭,而是作為其“數字化助手”,做好連接器、工具箱和生態共建者,幫助實體產業在各自賽道上成長為世界冠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與消費互聯網相比,產業互聯網需要云計算處理海量數據,更依賴高速光纖和5G技術。因此,馬化騰在建議中也談到,大力推動高速光纖寬帶網絡跨越發展,推進超高速、大容量光傳輸技術應用,升級骨干傳輸網,提升高速傳送、靈活調度和智能適配能力。加快5G和IPv6的全面商用部署,加速產業鏈成熟,加快應用創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從基礎設施部署層面看,騰訊云起步較晚,面臨已經占位的競爭對手。馬化騰在建議中也談到了云,他建議促進云計算創新發展,鼓勵工業云、金融云、政務云、醫療云、教育云、交通云等各類云平臺加快發展,加速實體經濟數字化轉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目前騰訊云在全球的服務器數量超過100萬臺,存儲數據規模達到1024+PB,在全球五大洲25個地區內開放了53個可用區,在全球部署了超1300+個加速節點,覆蓋全球超50個國家及地區,帶寬儲備達100T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工業領域,騰訊云與三一重工攜手打造了工業數據“根云”平臺,通過該平臺,三一重工連接全區超過30萬臺重型機械設備,能夠實時采集近1萬個運行參數,共積累1000多億條工程機械工業大數據,實現了全球范圍內工程設備2小時到場,24小時內完工的服務承諾,大大提升了運營的效率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政務領域,騰訊云與廣東省政府合作的“數字廣東”項目中打造“粵省事”小程序。目前粵省事小程序累計上線536項服務(查詢類190項,辦理類346項)以及53種個人類電子證照(含6種電子憑證),其中464 項實現“零跑動”,72 項“最多跑一次”,累計業務量7871萬筆,日均頁面訪問量(PV值)636萬次。與此同時,該模式已經在長沙、貴陽等其他城市落地和復制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“云上科技共建數字廣東”啟動儀式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今年1月9日,騰訊云在“微信公開課”上發布10億元扶持計劃,幫助100萬個中小微企業開發小程序,快速上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金融領域,“存、貸、匯”等業務在數字時代已經發生深刻的變化。目前騰訊云已經有6000+金融客戶,150多家銀行客戶,數十家保險及證券公司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 立旗——強化微信帶動就業的社會價值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經濟寒冬中,就業成為今年兩會熱詞,今年首次將就業優先政策置于宏觀政策層面,旨在強化各方面重視就業、支持就業的導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最新數據顯示,2018年全國城鎮新增就業1361萬人,全年各月城鎮調查失業率保持在4.8%~5.1%之間,全國城鎮登記失業率3.8%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而國家統計局人口和就業統計司司長李希如此前表示,自2012年起,我國勞動年齡人口的數量和比重連續7年出現雙降,7年間減少了2600余萬人。2018年末全國就業人員總量也首次出現下降,預計今后幾年還將繼續下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現在是‘就業難’和‘招工難’并存的結構性就業矛盾。”在馬化騰看來,隨著互聯網、物聯網、大數據、云計算、人工智能等新產業快速發展,就業創新空間也在不斷拓展,這些產業為勞動者提供了全新工作機會,“但卻缺少適合這些崗位的人”。因此,他在建議中提到,應該進一步推動公共就業創業服務的數字化轉型,提供全方位就業服務;加強數字人才教育,深化勞動力供給側結構性改革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由微信、中國信通院、數字中國研究中心共同發布的《微信就業影響力報告》顯示,2018年微信帶動就業機會達2235萬個,同比增長10%。其中,帶動直接就業機會527萬個,小程序帶動就業機會182萬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圖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根據這份報告,以微信為代表的互聯網平臺,建立了新的就業形態,同時降低了創業就業的門檻、惠及了廣泛的小微企業和個人創業者、推動了就業結構的多元化,助推了智力創業時代的到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微信公眾平臺、小程序、企業微信、微信支付等產品服務形態,連接著用戶、內容、服務提供者,產生了技術開發、產品運營、數字內容、經營管理等崗位機會。據測算,自2014年以來微信帶動就業機會規模翻了一番,平均每年新增就業機會超200萬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圖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就業是經濟景氣度的晴雨表,一方面需要提供就業機會,另一方面還要為企業減負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馬化騰在建議中提出,應切實為企業減負擔、增活力,通過實質性措施降低企業稅費,加快落實降低社會保險費率的實施方案;發展壯大新動能產業,增加就業供給;同時對于小微企業要特別加大減負力度,建議通過創業擔保貸款貼息及獎補政策等,降低小微企業融資難的問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還特別提到,完善分享經濟等新經濟、新模式、新業態相關勞動法律規范,積極探索全民社會保障體系,研究將保障范圍擴大到新經濟中的非標準和非正式就業的人員,如兼職的司機、快遞員、外賣員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3 防守——未成年人網絡保護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游戲公司”的標簽對騰訊一直是個困擾,如同醫療廣告之于百度,假貨之于阿里。騰訊2017年營收2377.6億元,其中網絡游戲收入增長38%至978.83億元,已接近千億。而根據2018年11月13日公布的騰訊第三季度財報,游戲收入雖然在穩步增長,但社交、廣告、支付和云等新業務的營收高速增長,游戲收入占比明顯下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游戲中最受詬病的是未成年人沉迷游戲。這次馬化騰將自己的受攻擊點拿出來寫入建議,可謂希望變被動為主動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騰訊此前就曾表態:“未成年人缺乏自控力,如果過度沉迷,肯定是不好的。我們要主動做出更多事情,而不是等政府監管的規定下來才去做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今年的《關于多措并舉加強未成年人網絡保護的建議》中,馬化騰建議從觸網管理、家長介入、企業技術措施、大眾觀念培養等角度多措并舉,更系統有效地實現未成年人的網絡保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還建議,由國家牽頭,在各企業既有的防控措施和家長守護平臺基礎上,建立“一站式”的未成年人網絡使用管理平臺,既能控制未成年人的全網在線時長,也便于監護人更深層介入,對孩子上網進行個性化管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近期,騰訊開始測試“兒童鎖模式”,針對13歲以下未成年新用戶,在首次登錄游戲前,必須有監護人認證才能開通,而且只有監護人完成“解鎖”后才能登錄游戲。登陸后,玩家也受到一天一小時限制,及晚上九點后禁玩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圖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騰訊還推出了星星守護平臺,老師可以通過這項工具加入學生的健康游戲行為培養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向前看,2017年7月騰訊推出了限玩和宵禁,即12周歲以下(含12周歲)未成年人每天限玩1小時,晚上9時以后禁止登陸功能;12周歲以上未成年人每天限玩2小時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騰訊開始給未成年人游戲“筑墻”,一面墻由家長控制,名為成長守護平臺。它支持家長關聯孩子游戲賬號,同步登陸、消費等信息,還有一鍵禁玩、消費限額、成長資訊等功能。一面墻由騰訊掌控,名為騰訊游戲健康系統。通過游戲大數據及實名驗證身份信息,基于不同年齡段推出相匹配的防沉迷策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當然,在具體實踐中,再高的墻都難以擋住一顆愛玩的心。身份驗證和人臉識別雖然令《王者榮耀》平均游戲時長顯著下滑,但總有新手段繞過相應監管。實際上,對企業而言,均衡很重要,過于嚴厲的自我監管,也無異于“自殺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馬化騰在建議中也提到了均衡,未來產業要持續發展,既要注重發展的油門,也要注重剎車,均衡是非常重要的。“而且對于社會責任來說,也是對一個大型的企業來說,也是成為我們的一個生命線,也是我們身上的責任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騰訊集團高級副總裁馬曉軼近期在接受觸樂網采訪時,也強調:游戲行業規模很小的時候,大家可以關起門來自娛自樂,但當它變成全民級娛樂方式的時候,這個行業就需要和社會大眾簽訂一個新的契約。合同得變了。大家各自的權利、義務和責任是不一樣的。以《王者榮耀》作為標志性里程碑,整個中國的游戲行業需要和社會大眾重新簽訂一份行業契約。新的契約里,有必要對游戲進行約束,并且給出更多的指引和邊界的約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當前,騰訊還與北京大學等很多大學聯合做游戲學的研究,從人類學、社會學等各個方面去看待游戲,包括游戲對生活方式、娛樂方式的改變,背后的成因、動力,它的可能的好處、壞處、風險及邊界等等。“我們希望通過比較長時間的投入,讓社會理解游戲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責任編輯:周星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新疆招生网官网入口